甜蜜之恋变为“荒唐”闹剧

2012-02-15 15:08:09 来源:TOM女人
  导语:我曾经问过阿文,他是不是介意我的那段过去,他让我不要胡思乱想。我想着,婚姻到底不比谈恋爱,也许日子久了,夫妻之间都是这样平平淡淡过日子吧。直到2009年11月,我无意中发现老公竟然在网恋,他还在网上对那个女孩说起了我的那段隐私,对于我们的婚姻,他只用了“荒唐”两个字形容!

  “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,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,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。”午后的咖啡厅,只有寥寥几个人,白佳茵静静坐在角落里,出神地看着落地窗旁的一株海棠,黯然低吟着李清照的《如梦令》。见到我诧异的眼神,她凄然一笑,这首词很符合她现在的心境。曾经,深爱的他把她从恐怖的梦魇中拯救出来,可也是他,又亲手把她推入痛苦的深渊……

  披着羊皮的狼

  夜,死一般的寂静。我强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,惊惧万状地奔跑在坎坷不平的小路上。高跟鞋的跟崴断了,我也顾不上;脚扭了,锥心地痛,我也不敢停下来。

  刚刚发生的噩梦仍然历历在目:在那个废弃的阴暗的涵洞里,那个原本满脸堆笑的男人瞬间变脸,像一头恶狼般扑上来,在打劫了我身上仅有的一百多元钱后,还不顾我的挣扎哀求,强行污辱了我……

  我想,我一辈子都抹不去那段痛苦的回忆。那一天,是2007年3月19日。

  近了,近了,当我终于看见小区门外那两盏红灯笼时,紧绷的神经才算稍微松弛了一点。越接近家,我的心情就越纠结,既盼望着能扑进阿文那温暖的怀抱,好好痛哭一场;可我又怕看见阿文,毕竟对于任何一个男人而言,都难以接受自己的女人失贞,而且阿文还是那么传统的男人。

  我抬头看看四楼,客厅的灯仍然亮着,我能想象到,阿文正焦灼地等待着迟迟不归的我。我更没有勇气上楼了。默默地坐在楼下花坛的台阶上,我无声地流着眼泪,我好后悔,为什么上午非要跟阿文赌气,结果闹成这么一个结果;我也很委屈,为什么吵架后阿文不拉住我,让我一个人走掉,要不然我又怎么会独自深夜回家,又怎么会遇到坏人?

责任编辑:vivi